今天是:
首 页| 沈阳九三| 参政议政| 社务动态| 社员风采| 基层组织| 九三论坛
中国梦,我心中的梦(王轶)
2013-11-28

    我是上个世纪60年代出生的,迄今已走过四十四载人生旅途。抚今追昔,不胜感慨万千。

    我亲眼目睹了我们的国家一天天变得富裕起来,人民生活越过越好。能亲身亲历这么一场在人类历史上也不多见的伟大变革,亲眼目睹一个盛世即将到来,心潮澎湃,难以自己。

    70年代中期,我开始上小学。当时受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影响,没有正式学校可上。只是在街道办的家庭学校上学,还美其名曰“抗大小学”。当时同龄的孩子很多,一个十几平方米的房间拥挤20多名孩子读书。当时不是全天上学,一般只上半天,有时还因故上不了。每天下午放学后,我都盼望着第二天早点来,这样就可以有书可读,可以认识几个新字。当时课时不多,玩的时间很多。经常与同学们到后院烤土豆、捉蜻蜓,翻公园院墙或钻地洞入公园。当时购买日常用品均要用票。布有布票,鱼有鱼票,肉有肉票。平常家里吃的是粗粮,如高粱米、玉米馇子,没细磨的颜色发黑的面粉。每月豆油都定量供应,且供应量很少,做菜一般都舍不得放。整天盼着过年,这样才能有大米、白面吃,有美味的油炸食品,有鱼、有肉吃,有鞭炮放。

    “抗大小学”一念就是两年。适逢祖国的春天来了。国家实行改革开放,学校教育走上正轨。我与院里的同学们一齐上了正式学校,并且还分到一个班级。由于上午、下午都有书可读,我特别高兴。此后生活也一天天变好,渐渐许多商品很少用票或不用票供应了。家里的家电也一天天齐备起来。在原有的电子管收音机之外,我们家里买了单卡手提式大录音机,买了9寸黑白电视,邻里们一到晚上都过来看电视,当时家里头可热闹了。之后没过两年,我们家的9寸电视又换成了12寸黑白电视。

    80年代中期,我上了大学。起初由于住宿条件有限,市内学生不让住校。后来学校想尽办法,解决市内学生住宿难题。我终于在大一下学期,结束走读生活,开始住宿生活。我的大学生活这才变得完整起来。入学初期,就餐票有粗粮、细粮之分,分得很细,后期随着国家粮食政策放开,学校就餐也就不再分粗、细粮票了。期间,家里的住房得到调整,父亲单位分到新房,我们全家由十几平方米的阴面单间,换成了50多平方米的双阳房间。

    搬进新家后,家里的12寸黑白电视换成21寸彩色电视。同时请木匠打造了一个大书桌、两个大书架。自此我在家有了自己单独房间。学习不再受影响了。大学毕业后,被分到文化局工作。当头一次开资看到到手的100多元工资时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比起父母工作几十年才拿二三十元工资,实在有着天壤之别。工作两年后,我又考取研究生。因为工作两年后考的研究生,国家每月还发放100多元的补贴。这也使我大大减轻家里的负担。

    研究生学习条件与本科生相比要好得多了。与本科生8人一间不同,研究生4人一间。除了书桌外,还有书架。房间也宽敞许多。此外还有单独语音室,到图书馆还可多借几本书。

    研究生期间我认识一个外地学妹。毕业后不久我们便在一起组建家庭。婚后新房是买的使用权房子,房子为单阳,面积较小,离单位较远。每天乘车一个半小时,很不方便。90年代末,单位根据市里政策,为照顾没有赶上实物分房的同志,决定由单位出较少一部分钱,个人拿大头购买住房。为此我们便将原有使用权房子处理掉,购买了离单位较近的一个有产权的小套间。期间,我们有了孩子。三年后,随着国家住房政策放开,我们通过贷款购买三居室大套房子。又过了三年,女方感觉国内生活压力大,工作不好做,打算出国另寻发展空间。于是我们便将房子处理掉,资助她出国闯荡。两年后,她回国接我和孩子出国生活、工作。在国外生活初期,感觉很新鲜。时间一长,开始感觉越来越不适应。因为没有朋友,生活单调,且语言不通,工作不好找,很不如意。感觉我的根还在祖国。加之祖国发展势头很好,更有利于我个人今后发展,最终双方和平分手,我独自一人回国。

    回国后的几年实践证明,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。在单位我受到领导和同志们的信任,成为业务骨干。多次参与一些重要项目实施,先后独立完成一部市志,参与完成几部市志、年志(年鉴)以及清代、民国时期十几部旧方志整理工作。此外还参与审阅多部区县志书、部门志。我的才干得到充分施展与发挥。两年前,还通过单位民主测评,被提拔为副调研员。我每天工作都很充实,干劲十足。常常早来晚走,下班到家已是晚7点多。与此同时,收入也是逐年提高。由研究生毕业后刚到单位时的500多元增至4000多元。我的日子由回国初期的拮据局面变得宽裕起来。

    与80年代相比,我现在购物极为方便。附近有集贸市场或超市购买肉菜等,想买多少就买多少,完全根据自己的需要来定,不受任何限制。买衣服可去商场、专卖店或超市,衣服种类多种多样,完全根据个人爱好、购买能力来定。

    4年前我利用手中积蓄加之部分货款,购买一个小套间。房间虽然比以往要小,但足够我一人使用。同时还购置家具、家电等。其中电视不再是大块头电视,而是纤薄的国产32寸液晶电视。画质、音质更是以往电视所无法比拟的。价钱却只有当初的五分之一。为此我还办理了有线电视。开始电视信号一般,收看频道也较少,只有二三十个。去年年初有线电视升级改造,我家安装了机顶盒,电视信号有了较大提升,其影像如同影碟机播放出来一样。可收看频道数也大大提升,达到70多个。我还办理10兆宽带,上网速度飞快,看高清电影一点都不卡。去年底我还把按键式合资品牌手机换成国产触屏式智能手机。由于办理返款送机业务,每月手机运营商还将几十元购机款作为话费返回到手机卡中。每月实际话费只有十多元,话费比照以往省了不少。而且现在还办理上网套餐,可随时用手机上网看新闻、小说以及听歌等。

    目前,我的住宅与父母家很近。可以天天回家看望年迈父母,以尽人子之孝道。同时还对在企业工作的妹妹关怀备至,尽可能的周济其生活。

    尽管我回到中国,但每周都与远方的孩子打电话联络。现在打国际长途可以使用IP电话卡,国际长途对于普通人家来说再也不是遥不可及的,较为奢侈的事。每次通话10多分钟,了解其成长状况。同时介绍国内新事物。孩子对中国生活十分怀念,对国内新事物也很感兴趣。去年她回国后,我带她乘坐地铁,逛一逛新建的大型商场以及三好街。她对沈阳新建地铁和大型商厦连连称赞不已。她还希望能常回国看看。

    我还积极参加组织生活。作为一名入社10余年老九三社员,我每年都深入调研,学习国家政策,结合沈阳发展实际撰写提案。近年来还深入研究统战理论,为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献计献策。积极参加所在基层组织活动,响应社里号召为汶川灾区、玉树灾区捐款,为支社扶植的街道图书室捐献图书,参加为西藏在沈阳学习学生义诊活动等。

    回国后,我又能和我的朋友经常见面。通过与朋友联系,我的视野更加开阔,生活更加充实。因为有了朋友分享我的快乐,我的生活再也不孤单。

    尽管我目前生活较以往有很大变化,可我还有许多梦想有待实现。第一,希望父母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,能够享受更好的晚年生活。第二,希望能尽快找到另一半,相亲相爱后半生。第三,希望远在异国的孩子生活幸福,能健康成长。第四,准备尽快购买一台汽车,成为有车一族。第五,希望收入能再多一些,能有条件到祖国,乃至世界各地走一走,看一看。当然我的梦想不止这些,还有许多。我相信随着国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甚至建成中等发达国家,这些梦想会一一实现,并且会实现得更好,会大大超出现在我所能想象的。(沈阳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 王轶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版权所有:九三学社沈阳市委员会  技术支持:沈阳市经济信息中心沈阳市政府网络数据中心